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精选24码期期准全年无错,天天精选24码中特,精选24码期期无错版,精选中特24码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天天精选24码中特 >

卧底一周被主编开了看看底层网文圈是什么鬼样子

[时间:2020-05-22 09:41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浏览:]

  腾讯网文平台阅文旗下的810w名在职作者集体宣布断更,只剩不到2w名作者当天还在坚持更新。

  一夜之间,无数网文都自杀式停更完结,作者们宁愿倒贴稿费,都不愿意再在阅文平台上发布半个字,各种吊诡停更理由层出不穷。

  而这一切的罪恶之源,都是因为一份来自阅文平台剥削写手的霸王合同,迫使无数网文界的大佬弃笔从戎。

  4月28日,知名网文平台阅文网的新合同里,明确表示“小说全球范围内版权归平台所有”,“条约至作者死后50年失效”,并且表示作者在平台的账号和笔名也归属于阅文平台。

  在合同中,阅文描述作者于平台关系时使用了“雇佣”一词,变相的把作者定义为了阅文平台的“打工枪手“,如果阅文对作者不满意,可以直接根据合同换人续写。

  但另一方面,又没有给作者任何底薪保障、五险一金,甚至还取消了过往的付费订阅制度改为“净利润分成制度”,大幅度减少了网文作者的收入。

  在霸王合同的逼迫下,网文大佬集结出征微博、知乎、贴吧等平台,联动网文圈之外的多方文字工作者,对阅文发起了由上而下自杀式的革命运动,并将革命当天,标志为网文圈历史中的伟大纪念日——

  为了声援五五断更节,网文白金传奇写手们也纷纷下场为网文小写手们撑腰,大有头可断血流流坚决不跪阅文的气势:

  一夜之间,满城尽是网文写手们的哀鸿遍野,网文圈成了人人闻之色变的韭菜收割场。

  次日5月6日,在作家们的反抗下,阅文作出回应,对外举办线下恳谈会,邀请此次事件中的作家代表们,来一齐对新合同存在的问题做出商讨。

  但垦谈会最终的结论,却只是将著作人身权还给了作者,且作者可以对小说对免/付费模式做出选择,但关于此次合同事件的核心问题“著作财产权”的纠纷,阅文却没有在恳谈会上做出任何回应。

  更黑色幽默的是,这次恳谈会,阅文请来的作家们,还专门请来了唐家三少、国王陛下等之前就站边阅文、diss断更作者们的作家。

  虽然院办是网文圈外人,但文字工作者毕竟心连心。即便我八辈子不看网文,看到网文作者被欺负成这球样子,心里还是来气。气上头后,我做出了一个不太明智但很过瘾的冲动决定——

  我要潜入网文圈,兼职一周非正式网文作者,挑破那层糊弄人的面纱,看看网文圈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。

  因为我平时看微博时,看那些被转发的爆款网文,讲的不是穷逼被绿暴富后疯狂打脸仇人,就是总裁把夫人发配去非洲结果夫人暴富的脑瘫剧情,我寻思写这玩意也太简单了吧?

  因为从来没写过网文的关系,出于吹完牛逼后的心虚,我本来决定先从帮人写枪文入门,先做个热身运动,试试网文圈的深浅。

  就在价格如此低的情况下,工作室还要要求作者至少压稿2w,才能正常结算。这么做,无非是怕枪手写几天跑路,如果中间出现断更,网站会扣他们钱。

  当时我盯着对话窗,脑壳有点懵。迅速算了下,我发现这网文稿酬平均每个字只值0.008元,还没我宝贝机械键盘的磨损成本高。

  甚至在千8之下,还有许多老板开出的价格是千6、千4,群里一个老哥为了一个月赚够3k多的生活费,每天至少要对着电脑不停工作10小时。

  抛去吃喝拉撒的时间,早9晚3全周无休,不到30岁,腰间盘比他任何一本书的业绩都要突出:

  如此低的价格下,写手的工作已经不能算是写作,更像是敲打键盘在互联网上当黑矿矿工,在每天用生命透支金钱——

  他告诉我,起去年9月那会,起点中文网的白金大神格子里的夜晚,因为常年熬夜写作作息颠倒,导致心脏病突发病逝家中。

  因为平时工作繁忙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,格子病逝的前一周,都没人发现异常。直到一周后邻居闻到不太好的味道,才报警破开格子家的家门,发现他已经去世了整整一周。

  “讽刺的是,格子自己公众号的一行简介,写的还是永远只有自己作死才会死。”

  “我有时候也很担心自己写网文有一天也会猝死,既没人记得我,也没人记得我的作品。但在死之前,我还是想在世界上留下点什么。”

  老哥说完这句话,就告诉我“不聊了,今天还有稿子要写,晚点再说”,便消失在了对话框。

  一起码字的狗友知道这件事后,是对网文写手的稿酬不惊讶,反倒是对网文写手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:

  “曾经我以为他们是为了梦想奋斗在网文圈,是为了大金链子大跑车,但知道他们领着千4的稿费还要卖命工作10h后,我才意识到是自己太肤浅了。

  眼瞅着千8的枪文实在是写不出什么前途,我决定走点捷径,找到了一位混迹网文圈多年、如今靠网文轻松月入1w的狗友来指路——

  在她的指导下,我背水一战,咬咬牙买一本属于自己的网文大纲+合同,跳过实习阶段,直接进入网文创业模式。

  不是因为院办菜,而是因为院办发现如果我坚持自己出大纲,可能一年后我都上不了写网文的道。道上狗友告诉我,

  比如X阅读网站上首页榜上这些书,几乎没一本是自己出的大纲,有几本还是山寨别人大纲来的仿写,比如下面这两本,就是亲戚网文姐妹花:

  因为对唯有流量才是最重要的网文平台来说,仿文仿的都是已经被市场证实过“流量客观”的捞钱作品,在洗稿成风维权难度高的网文圈里,买这样的仿文合同绝对稳赚不赔。

  有了这些仿文合同涌入市场,那些网文小白们自己写的原创合同,自然入不了资本家们的法眼。这很正常。

  老实人才买合同,聪明人都是一次买好几本合同,压价稿费的50%给枪手去写,说好听点叫工作室,说难听点就是网文投机团伙。地下网文世界的很大一部分构成,都是由这样一个又一个工作室环环相扣构成,你出合同,我找枪手,一部爆款网文就诞生了。

  而这些工作室的存在,最后挤压的是网文金字塔底端那些新入圈小白们的生存空间。所以一些网站的作者排行榜上,霸榜的几乎都是工作室团队:

  这便解释了为什么明明自己写合同更赚钱,但还是有很多人心甘情愿给别人当枪手,因为凭一己之力,想拿下高价网文合同绝对是一件地狱难度的蹉跎事儿。

  所谓马甲,就是你想在网站发书有个好成绩,你账号旗下首先就得有两本数据还不错的书才行,就和微博一样,首先你得是个大V,你发出去的东西才有人看。不然哪怕你日更1w,也不过是自嗨罢了,根本没有人会看到你写的东西。

  作者如此清苦,但工作室却因此活得滋润。给院办卖合同那哥们,看QQ,好像已经喜提法拉利,下一步就差不多是和马斯克一起移民火星了。

  理论上说,这些网文合同只要买回来按月更新,根据和网站签的保底分成合同,不到一两个月就能回本盈利,再加上一本网文少说也有个300w字,坚持写完,一本书赚个10w根本不成问题,简直暴利啊!

  由于最近市场经济不太景气,再加上网文合同随便一本就要好几千,本次暗访开始前,院长对我只有一个要求:“买了合同后,记得一定要写完,跳海本不富裕,千万别浪费了。”

  合同上对砍文条件的描述,只有一句含糊不辞的“销售不佳”或“水文”,但却没说清楚销售不佳的具体定义,我细品,得出的结论是

  对话框中立刻浮现出来“正在输入”的字样,我以为这个老师人美心善还热情,准备好好替我出谋划策一番,避免我被砍文赔钱。

  大姐告诉我,自己入圈到现在,写了也有四五本书了,“没有一本能写超过100w字的,都是写到一半数据开始滑落,就砍文了。”

  大姐说这话时,语气稀松平淡,和“我早上喝了牛奶”差不多。屏幕前的我听到后,心中的网文致富梦瞬间破碎了一半,心痛到差点把刚点的奶茶吐出来——“这特么不是坑人吗?”

  小的网文平台比不上大站,做不到像阅文那样把网文彻底IP化,一路漫改影视化一条路掘金,只能说收来一批文先放在站内测数据。站内虽然流量少,但也基本能测出哪几本书是“好苗子”,哪几本书“没人看”,就和养蛊一样,那些数据好的书会被单独拎走,打包发布到诸如x读这样的大平台上去捞金,行话管这叫

  而剩下的那一大批站内的小破书,则直接下通知砍文,“没人care你的文笔和努力,数据,是网文作者活下去的唯一标准。”

  大姐笑了,笑我实在是太稚嫩了。“你以为网站这么肆无忌惮的砍文是因为怕亏本么?

  收到她批注改文的那天,我正在睡午觉,活生生被编辑用微信电话夺命连环call整醒了。看到文档里全是一大片一大片红色改稿红叉后,我脸和心都很痛。

  比如设计重生后的女主第一次见到绿了自己的女配、准备在饭桌上来一波battle时,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了下面这段剧情:

  “女配不知道女主海鲜过敏,无意间给女主吃了海鲜,并且在饭桌上言语间埋汰女配来自乡下不懂礼数。

  结果被过敏的女主狂吐一身,手一抖,还往男主头上撒了一杯酒,最终同时惹怒了男主女主并且失了仪态,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从小说理论的角度分析,这段剧情寥寥500字间,经历了前后三次打脸高潮,整场戏看似荒诞,实则表现出的是一种超现实幽默,剧情虽然简短,但丰满的一批。

  她有些崩溃,告诉我网文的核心,首先得是女主“爽”,其次才是女配被“打脸”,吐女配一身虽然是打脸,但本质确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——

  “女主是丞相府千金,你懂什么叫千金吗?就是那种嘴唇轻启开启群嘲就能打脸女配,而不是用食道喷射呕吐物团灭在场所有人,无差别玷污每个读者的食欲。”

  隔着电话接受diss时,主编让我颅内瞬间来画面了。脑补着富家千金化身异性疯狂喷射毒液时,我没绷住,笑出了声。

  这时候我才发现,可能是因为看我稿子过于生气,主编在批注时居然专门把名字改成了“呵呵”,在此之前,她明明叫“喵小酱”。

  结果继续往下看批注,我心态开始崩的彻底,我发现自己写的3w字中,线w字,已经说不上稿子是哪里有问题,飘红的地方几乎是哪哪都有问题:

  如果当天不交稿,按照合同我可能就不用交稿了,于是那天从早上6点开始,我就开始赶稿,直到下午5点,才写完了1.4w字。那天周杰伦的专辑我从《jay》循环到《哎呦,不错喔》循环了三四遍,来平复自己随时都想摔电脑回去睡觉的冲动。

  写到最后,指节都没有办法蜷缩,一动就痛,从椅子抽离那一瞬间,我一把老腰差点没撑住又坐回去。

  尽管本来就是带着玩票态度潜入的网文圈,但被主编一顿痛批时,看着满屏的“呵呵”、“尬”、“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”、“你以为男主是弱智么”,说实话,我当时差点哭出来。

  这就是网文写手的生存现状。收入低,但出文难度高;市场混乱,第三方工作室压榨新人作者发展空间;同行竞争激烈,想要出类拔萃,拼的不仅是文笔,还有命。

  写出一部神作,就可以靠山吃山十几年,而新作者则从入圈开始,为了能挣点低保,就只能被迫随波逐流,又何谈发展空间和更长远的出路?

  早几年的时候,还能产出《鬼吹灯》、《余罪》这样的高质量网文,而近两年,剩下的几乎全是报道总裁重生古言爽文,再不见曾经网文文坛百花盛开的模样。

  甚至有的骗子网站,还会打着“收文”的旗号无差别式的用假合同买断写手们的作品。

  因为网文结算打款存在周期的缘故,等按照合约更文一个月后首次结算稿费、网站却不见踪影时,写手反应过来已经晚了,因为他们的稿子早已被骗走,卖给了其他网站:

  网文的未来在哪里?影视化?免费订阅?还是利用IP衍生动漫游戏?我不知道。

  但我知道,不管网文行业如今再怎么捞钱,网文作者们的生存环境却继续恶化没有得到改善,网文的未来便只剩下里一种可能性:

网站首页精选24码期期准全年无错天天精选24码中特精选24码期期无错版精选中特24码

Power by DedeCms